三板专区
今年第18家!“千元股”宁波水表成功过会
来源:来源:金三板
作者:
2018-09-28

  今日,大发审委2018年第153次、154次工作会议召开,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新希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爱朋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安联锐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上会。

  其中,新三板挂牌公司宁波水表(股票代码:834980.OC)成功过会,成为年内第18家通过发审会的新三板公司。



  一、历史悠久的水表厂

  2016年1月15日,宁波水表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新三板,采取协议转让的交易方式,公司主营业务为机械水表和智能水表的研发、生产、销售,产品销往全国,并出口欧洲、北美、南美、非洲、东南亚、中亚、中东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目前总股本1.1725亿股,控股股东张世豪等5人在国有企业宁波水表厂2000年改制时均为企业高管,其中张世豪为时任厂长,王宗辉国际贸易部副经理,徐云为副厂长,王开拓办公室主任、小表厂厂长,赵绍满为副厂长兼任国际贸易部经理、研究所所长。五人合计持有公司6639.87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56.63%。

  宁波水表的前身,是成立于1958年1月的宁波水表厂,原企业性质为地方国营,1986年10月变更为全民与集体联营。

  2000年7月,经宁波市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同意,宁波水表厂产权制度改革,净资产评估值4665万元(包含3190万元负债)。经过一系列剥离、提留、调整、转让价优惠后,以980.53万元转让给了水表厂职工。

  在2015年申请新三板挂牌时,宁波水表并未选择具有证券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复核,而是于2017年,在申报IPO时选聘银信资产评估机构进行了评估复核。这一点,也被证监会在给出的反馈意见中被重点关注。

  刚转为民营企业时,宁波水表的股东人数就多达408名,全部为自然人,让三胖哥很容易联想到了《人民的名义》中的大风厂。当时,公司第一大股东、厂长张世豪的持股比例也仅有8%,并不具有控制公司的法律基础。

  怎么办呢?张世豪等人在2005-2009年,通过对宁波水表进行一系列重大资产重组,终于实现了法律上的控股。大致包括:2005年吸收合并爱恩彼仪表、2007年派生分立爱恩彼经贸、2007年爱恩彼经贸增资、2008年爱恩彼经贸股权转让、2009年爱恩彼退出、2009年爱恩彼再次增资等。

  经过了九曲十八弯的迂回路线,张世豪等五名控股股东终于实现对宁波水表及爱恩彼经贸的法律上实际控制,而其余股东的股份被严重稀释。因此,也有自媒体曾质疑宁波水表管理层有通过玩转股权结构变化的魔方,实现低价私有化的嫌疑。

  综上可以看出,宁波水表最早追溯到1958年全民大锅饭的年代,历史沿革悠久、股权结构复杂、资产重组多样,真是不折腾就会死的典型代表。在这一过程中,宁波水表改制履行的程序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存在国有/集体资产流失风险,是否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确认等,都成为了IPO审核关注重点。

  二、业绩,才是硬道理

  虽然历史沿革看上去有些复杂,但宁波水表在过去三年一期里交出的经营成绩单却是响当当的。


表:宁波水表2014-2018H1利润表摘要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812.21万元、7951.21万元、15347.81万元和-1871.46万元。在没有一分钱外部股权融资的情况下,公司过去三年一期累计现金净增加5529万元。

  除了盈利强、增长快,宁波水表还在2016和2017年,为股东送上了实实在在的1.17亿元现金分红。



  宁波水表能够取得如此优异的业绩,离不开公司不断提高的毛利率水平。2014-2017年,公司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5.15%、30.71%、33.42%和34.91%,持续提高。



  主要原因是铸铁、铜等金属原材料价格下降和产品销量增加所带来的规模效应等多重影响下单位成本降低,以及毛利率较高的智能水表销售收入占比持续增长等。

  此外,公司出口经销模式的毛利率要高于国内经销毛利率,但由于2015年央行“811汇改”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公司国外销售的毛利率有所下降。

  除了毛利率持续提高,宁波水表还拥有几乎“变态”般的净资产收益率。



  可以看出,公司2013-2017年,五年的ROE都未曾低于过30%,2014年时甚至高达51.59%。

  而纵观整个A股,3500多家上市公司,能够在过去五年做到这一点的,也仅有14家,我们不妨来看一下:



  其中不少都是这两年赫赫有名的白马股。想必登陆A股后,现金流好、盈利强、分红稳定的宁波水表,也极可能成为一个价值投资的优选标的。

  三、曾现“乌龙指”,买家秒亏390万

  或许有人会记得,宁波水表曾在2017年成为过1分钟的新三板“股王”。

  故事是这样的,2017年3月9日上午10点58分,宁波水表在26秒钟的时间内突然出现两笔1970元/股的协议成交,每次分别成交1000股,合计成交394万元,振幅高达8901.87%。



  根据披露的交易信息,来自方正证券株洲新华路证券营业部的杨美莲捡漏成功,净赚近200万元。而当了冤大头,申报买入2000股宁波水表的账户,则来自中信建投证券郴州解放路证券营业部方仁杰的个人账户。

  此后,全国股转系统发布公告称,宁波水表此次异常价格成交系投资者误操作所致。股转系统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按照依法制定的交易规则进行的交易,不得改变其交易结果。”

  协议转让在运行过程中的弊端确实不少,由于交易方式过于复杂,实际操作中非常容易出错,乌龙指也就频频出现。当时,又正值2017年两会期间,这一乌龙指事件让新三板给上层留下了坏印象,股转公司即刻推出了限价报价,即申报有效价格范围为前收盘价的50%至200%。

  九个月后,运行了多年的协议转让制度彻底退出了新三板舞台,新三板迎来集合竞价时代,协议转让以盘后大宗交易及特定事项协议转让的方式继续“发光发热”。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宁波水表也算是推动了新三板的历史发展。

  四、携8名三类股东

  招股书披露,宁波水表现有股东中,法人股东26户,包含8名三类股东,均为契约型基金。持股最多的西藏明曜聚富三号,持有11.7万股,持股比例0.0998%,最少的圆融方德紫竹新三板基金,只有1000股。

  尽管持股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针对三类股东,宁波水表还是在招股书中进行了相当繁琐的穿透核查。例如,只有3000股的“海润养老润生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竟然穿透了多达九层,用了整整七页才说明白!



  看过以后,真心觉得宁波水表应该多付给中介机构一些劳务费才是。

  宁波水表现在的634名股东,比挂牌时多增了276名。其中,除了这八支契约型基金,外部自然人股东有467人,持股占比25.41%,存在相当多的“集邮党”。



  随着今日宁波水表的顺利过会,对比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三川智慧目前46.7倍的市盈率,无论是集邮党还是三类股东,都有望在这次的“转板”行动中获取丰厚的投资收益。

  除了宁波水表,今日上会的另一家新三板公司,安联锐视(833645.OC)则不幸被否。

  据披露,公司专注于安防视频监控产品软硬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2018年上半年实现4.34亿元,扣非后净利润3239.40万元。报告期三年,安联锐视扣非后净利润合计仅1.24亿元,即便是申报创业板,业绩规模也略显一般。


阅读:102